当前位置:首页 > 肌无力危害 > 正文
孩子抑郁了不一定是特殊需求儿童,家长需知!

摘要:抑郁症就像一个隐形杀手,它难以被察觉,却对孩子伤害极大。

  我这一生,从来没给你们争过光,有时还老惹你们生气。

  希望你们不要记恨我,我只想说,能做你们的儿子,我很幸福。

  我要对大家说,谢谢你们一路陪伴。

  我走了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这不是任何人的错,一切都因为我。

  这段透露着绝望的文字是初中生李梓豪的遗书,2017年5月5日,他从家中11楼跳下。随后,他的妈妈因为悲痛欲绝,也跟着跳楼身亡。

  在美国,儿童的重度抑郁症,发病率为3%。

  青少年的发病率为6%。

  对于青少年而言,抑郁症已成为自杀死亡的第二大原因。

  这不是个例。尽管这样一个话题,严肃而沉重。

  隐形杀手抑郁症

  从临床的角度来讲,青少年的抑郁发病率一年比一年高,而且程度都比较重。我们也经常会看到一些自残、自杀的青少年。数量变多,程度变的更严重。

  过去,我们在读书时,很少会听到青少年自杀。但现在,像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,每年都会有孩子,用各种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  抑郁症就像一个隐形杀手,它难以被察觉,却对孩子伤害极大。

  当我去学校、幼儿园做观察时,也注意到一些可能是抑郁症的孩子,被误诊为特殊需求儿童。

  抑郁发病率节节攀升,同时又很难识别,直到酿成自杀惨剧时,可能才被他人知晓。这意味着,家长们更应该对它引起足够重视。

  通常把0-12岁出现的抑郁,归为儿童阶段的抑郁症。

  12-18岁这一时期,偏向于是青少年的抑郁症。

  其中12-18岁属于青春期,由于青春期本身就会呈现出独特的特质,所以在这一阶段,抑郁症的识别尤为困难。

  青少年抑郁症不止是情绪低落

  爱穿长袖:是否是你的孩子藏起来的伤口

  很多年前,我有一个印象非常深刻个案。有一个女生她被送来治疗时,父母都不知道她已经在家里面自残超过半年的时间。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家里面的关系疏远,父母非常忽略她。

  看到她手上一道道伤痕,因为袖子盖着,平时没有人知道,我们也是非常痛心的。

  有些青春期的孩子,甚至在咨询室里面看到一些青春期孩子因为抑郁症来就诊的话,我还会特别注意他是穿长袖还是短袖。

  因为有的孩子有自残的行为,他会割腕。不是割到很深的那种,他可能是用刀片去刮之类的,但周围没有人知道,他就会穿长袖子遮盖住。这些都是在临床上面我们会格外关注,也是父母在家非常需要注意的部分。

  两种极端表征:极端易怒or抑郁低落

  一种表现是会发脾气,就是像小婴儿一样得不到满足整个人会暴怒,崩溃,好像那一刻完全没有办法很理智去做很多事情。这是一种非常无助的状态,因为你可以想象当一个人已经十五六岁,但他没有办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只能无助的时候,这是一种多么令人崩溃的状态。

  另一种,更接近于我们所理解的非常低落的,死气沉沉的抑郁。它很多指向自己,就是把很多内疚、竞争、羞耻有关的情绪都指向自己。

  李梓豪的案例,你会感觉到这个孩子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,觉得自己“总没有办法让你们高兴,你们从来没有为我骄傲过,我做什么都是不对的”。

 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自我攻击式的抑郁。

  这样的抑郁,往往是非常消沉,和成人的抑郁症非常像。

  看上去非常低落的孩子,往往具备自我觉察的能力。从治疗的角度来说,他们可以在一个抑郁状态上和你一起进行思考,一起治疗。但暴躁的孩子,可能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,治疗起来更困难。

  但从危险性来讲,特别低落的孩子往往更危险。

  你可以想象,一个很暴躁的人,他往往是没有力量去自杀的,因为他完全处在一个婴儿的位置上。

  但如果他处在一个更成熟的状态,去经历抑郁,他是思考能力的。一旦他真的想清楚要去自杀,他是特别清楚的。

  所以我会感觉,这是个“双刃剑”,一方面你有一条路可以更快去跟他进行深度工作,但是另一方面,这种情况的孩子危险程度也是特别高。

  “愤怒”,可能是隐藏的抑郁症

  青少年抑郁症更难被发现,首要原因是,青少年抑郁往往披着愤怒的外衣。

  我们治疗成人抑郁症时,他可能刚来时很抑郁,治疗了一段时间后,他突然开始发脾气了。这种愤怒是好起来的征兆,是慢慢康复起来的阶段性状态。

  但是对青少年抑郁患者来说,他们有时看起来并不抑郁,而是非常暴躁。这可能是一种提示,他是青少年抑郁症。

  儿童抑郁症隐藏在”乖巧“背后的抑郁

  很多有抑郁特质的孩子,会被父母认为是很乖的孩子。

  很多时候我不会特别担心那种看上去特别很难安抚的孩子,我反而会特别担心那种看上去永远没脾气的孩子。

  在我印象中,有一个小孩,在亲人车祸离世后的半年,出现各种各样的异常情况,所以家长带他来咨询。家里人会反复和我说,尽管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但是他真的很乖很乖。我非常担心这个孩子,因为这个“乖”的背后,可能隐藏着非常深的抑郁在里面。

  我在慢慢和这个孩子接触几次后,通过游戏等方式、去帮助孩子释放内心的恐惧,释放一种压力,甚至是一些攻击性的时候,这个孩子突然变了一个人,他变成一个看上去非常难以安抚的孩子。

  这时家里人开始变得很担心,这样看上去是问题变大了。

  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,其实这个孩子的内心,已经压抑了很久。

  家里的亲人去世了,而且还是这个孩子很亲的人,没有一个人和他聊过、沟通过,这对一个孩子来说,应该是很郁闷的。

  青少年抑郁症很容易被误解为学习压力太大,或者是青春期叛逆。除此之外,抑郁症的孩子,还很容易被误解成特殊需求儿童。

  抑郁症儿童即使被周围人注意到了,也只会觉得这个小孩“有点不一样”。

  比如周围人在做功课时,他不做,就趴那儿,或者说大家都不爱和他玩儿,老是和大家吵架。

  很少会有人把儿童和抑郁症联系在一起,第一反应都是,他是不是一个特殊需求儿童,他是不是有自闭症、阿斯伯格症、多动症等等。

  儿童抑郁症

  有哪些表现?

  畏缩

  孩子与父母、兄弟姐妹和小伙伴没有交流。

  迟钝的表情

  孩子的眼睛没有神采,面部表情较少,肢体动作也很少

  缺乏活力

  孩子异常疲劳,毫无生气

  感到绝望

  觉得自己很没用,有愧疚感,孩子很少表现得主动,也很少表达自己的感受

  不快乐

  孩子不会因为那些平时感兴趣的东西开心起来。

  进食、睡眠或排泄习惯改变

  孩子睡眠和饮食出现明显改变,体重下降,有的突然暴瘦或者有的孩子整夜整夜睡不了觉,这种情况下要特别注意。

  头痛或胃痛

  孩子在参与任何新活动前都会出现这类症状,比如上学,去游乐场或去某个聚会之前

  对周围人产生消极影响

  孩子周围的人都会觉得难过。他不会让任何人接近自己,暴躁易怒,还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暴跳如雷

  习惯改变

  孩子身上脏兮兮的,衣服颜色完全不搭,而且头发看上去乱糟糟的

  你的孩子到底是悲伤,还是抑郁?

  很多时候,悲伤和抑郁在儿童身上也难以区分,这里有一些鉴别的标准。

  1、时间长短

  抑郁持续时间长,悲伤是短暂的。

  2、是否有具体事件

  抑郁是持续存在的感受,而悲伤是有具体内容的。

  3、影响范围

  抑郁会一下子影响孩子生活的方方面面,干扰睡眠、同伴关系和学校生活,而悲伤则源于具体原因。

  4、同伴参考

  同伴的敌意或回避可能预示着孩子存在抑郁。孩子突然一下子和周围人际关系非常糟糕:他以前有一些朋友,现在就跟个刺猬一样,没有人跟他玩。他开始跟别人吵架,或者变的很孤立,这样的状况就需要特别注意。

  

  面对抑郁这个隐形杀手家长可以做些什么?

  请在悲剧发生前就用心聆听孩子

  很多家长在育儿的时候,会倾向于“走脑不走心”。遇到孩子有问题,第一反应不是去感受孩子的内心,而是想最好有个什么办法,直接搞定我的小孩,这个心态很普遍。

  这样的心态,会忽略孩子真正需要你帮助的部分。

  当孩子出现抑郁时,父母要有一种信仰。

  这个信仰是指,天底下没有一个孩子真的想去作恶,除非他生下来就有反社会的基因倾向。

  大部分看上去作,或者看上去特别难以沟通,看上去厌学的小孩儿,他背后可能有各种各样求助的信号。

  父母一定不要单纯地用知识去面对,而是要真的用心体验孩子的内心在发生什么,即使会有羞耻感,但也要知道和一条命比起来,什么都是可以放下的。

  有不少抑郁症的孩子,父母是到他跳楼的那一天,才知道原来我们的孩子已经抑郁了那么久。

  原来我的孩子一直在对我发出求助的信号,可是我一直试图在用一种理论的方法去对待他,而不是真正地用情感的部分去回应。

  寻求专业帮助:让孩子好起来

  现在儿童和青少年期的抑郁症,如果真的被得到诊断,干预还是有一定的效果。

  有时抑郁症会严重干扰孩子的学业,学业差了,抑郁症好得更慢。就像一个恶性循环一样,表现差,压力大,又好不起来,家长又焦虑。

  很多孩子在医生建议下开始服药,就可以回归到一个学习的正轨上,他反而具备了更多的力量,让自己慢慢好起来。

  所以很多时候能够有一些专业人士心理咨询师的介入和帮助,对这些孩子来说是很重要的。

孩子抑郁了不一定是特殊需求儿童,家长需知!

摘要:抑郁症就像一个隐形杀手,它难以被察觉,却对孩子伤害极大。我这一生,从来没给你们争过光,有时还老惹你们生气。希望你们不要记恨我,我只想说,能做你们的儿子,我很幸福。我要对大家说,谢谢你们一路陪伴。...详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