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特色疗法 > 正文
请正视“忧郁症”

摘要:抗忧郁的药物和心理疗法是目前对付忧郁症的有效办法,但有3/10以上的人不肯吃药,7/10的人只是稍微试一下,这些相当数量的病人“求医不问药”,是因为他们害怕药物可能会带来肠胃不舒、性功能紊乱及头昏眼花等副作用。

  医学专家们惊呼“忧郁时代”的来临,因为忧郁症患者的年龄越来越轻,发病率越来越频繁。据统计,自二战以来,患忧郁症的人数已经翻了一倍。哥伦比亚大学的专家威斯曼指出,这不仅是因为我们对病因机制的了解越来越深入,更主要的还在于人们太多地感受生活节奏的紧张,与家庭和社区的联系越来越少,以及营养不良等多种原因。有专家预测,到2020年,忧郁症将成为仅次于心脏疾病的人类第二杀手,更由于女患者特别多,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它列为女性健康的头号威胁。

  在美国有1800万人常年受忧郁症折磨,每年因此而丧失工作或进行治疗的费用高达400亿美元。有统计材料说,人生有1/5的时间可以感受到忧郁的阴影伴随在你身边,但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进行必要的诊断和治疗,反而错误地认为这仅仅是情绪低落,时过境迁会自行痊愈。   当然,抗忧郁的药物和心理疗法是目前对付忧郁症的有效办法,但有3/10以上的人不肯吃药,7/10的人只是稍微试一下,这些相当数量的病人“求医不问药”,是因为他们害怕药物可能会带来肠胃不舒、性功能紊乱及头昏眼花等副作用。   “忧郁”这个词本身就容易引起误导,很容易被理解为人们由于某件事情不高兴而情绪低落,该所的神经科专家菲律普·戈德认为,越来越多的人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,还搞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应该给这种病状起一个更确切的名字。据估计,至少有1200万人患有此病但从来没有寻求过治疗,相当多的人还认为它会自动恢复正常。   3年前,香农·帕里斯向医生诉说她喉咙疼,有点像感冒的症状。当医生询问她是否得过忧郁症时,她简直有点气愤和惊讶,气的是怎么能这样问自己,惊的是自己确实有这样的病状。这位双胞胎的母亲兼教师从此开始了一场精神康复的斗争。在2年多的时间里,她先后服用过5种不同的抗忧郁的药,但都没有用。去年底,她被试用强功率的电磁波进行了两周的治疗,病情有了相当大的好转。为了防止复发,她还在继续精心保养自己的身体。   忧郁症自1952年起才正式被列入医疗手册,开始时仅依靠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来进行辅导治疗,现在许多专家认为这样做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。电刺激一度被认为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,可是因名声不好,且容易引起其他外伤,很难劝说病人采用。70年代开发出两种药物,减轻了许多患者的症状,但有严重的副作用,过量服用还会导致死亡。1988年Prozac问世后,由于副作用小而大受欢迎,给人们找回了生活之路,但相当一部分患者常年依靠它来保持情绪稳定,产生了抗药性,又引起新的问题。   南卡罗莱那医学院的神经科专家乔治认为,忧郁症并非是一种单纯的疾病,而是有多方面的因素结合在一起而产生的。他曾用脑电图来研究分析忧郁症的病状,从中汲取了许多有益的信息。一个时期以来,专家们将忧郁症分为两大类:典型性的表现是睡不着觉,吃不下饭,而非典型性的表现却是睡眠和饭量都反常地增加。此外还有其他不同的症状,如季节性的精神紊乱、专门在冬季出现的郁郁寡欢等等,乔治说:“如果说在10年中分别出现了10种不同类型的忧郁症,我也不会感到奇怪。”   忧郁症还给人们带来了其他的健康问题,使问题更加复杂化,如酒精中毒经常带来精神忧郁,抗忧郁的药物对此却束手无策。又如小病如流感、大病如心脏病几乎都会加重忧郁病的症状,反之,严重的忧郁症同样也引起其他的身体疾病,如骨质疏松或心血管疾病等,甚至出现癌症。研究显示,忧郁症患者的死亡率至少是普通人的2倍,而自杀率更是普通人的35倍。   波士顿一位长期的忧郁症患者巴尔多形容说:他发病时就像在经受最糟糕的偏头痛一样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简直无处可逃。有人将忧郁症简单地形容为心情不好,实际上情绪只是身体十多种功能中的一种,在忧郁症发作时,大脑的秩序节奏被打乱,睡觉和饮食时间混乱不堪,精力分散,无法对外界事务作出积极的反应,有一种好像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,伴随着忧伤、担心、焦虑、惊慌、自暴自弃等,导致认识能力和记忆力严重衰退。事实上,由于症状各异,有时也很难诊断病人到底是否患有忧郁症,因为某人可能天生性格有些怪癖,而某人可能表现为不停地想吃喝,无法安静地入坐,还有人分别单纯表现为头痛、神经痛或肠胃不舒服等。   在普通人看来,忧郁常常是由于外部环境糟糕或意外事件打击而引起的,一旦外部环境转好、意外事件过去,病症也会自动痊愈,事实并非如此。衣阿华大学的精神病专家罗伯特·鲁滨逊发现有些患者甚至不想说话,不能走路,生活不能自理,他认为他们的精神实际上是正常的,环境的好坏变化并不能说明忧郁症的起因。有的研究者认为,这是一种假象,忧郁症实际上是大脑的功能出了毛病。然而受害者无法认识到这一点。人们很容易用外部环境的突变来解释病情的起因,如心爱的亲人去世,会导致严重的忧郁,但专家们认为这说明他的大脑本身可能就有些毛病,因此感情脆弱,容易得病,这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有的家庭的人很容易得忧郁症,是否与遗传也有关系。这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人都经历过亲人死亡的悲痛情景,但只有5%的人会发展成真正的忧郁症。   格列高里·赖特自1987年经历一场令人心碎的离婚后精神完全垮了,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,他这才没有走上自杀的绝路,但精神一直萎靡不振。1990年,医生诊断他得了严重的忧郁症,吃了6个月的药,开始时也不见起色,后来两种药一起用,才见好转。他重新结交女友并再次结婚,开始了新生活。老板和同事们都帮助他一起度过难关。回首往事他很高兴自己没有走进死胡同。   虽然心理疗法在治愈忧郁症的过程中非常重要,但现在大多数精神病专家确信,严重的忧郁症病人还需要加以药物治疗。目前,有20多种心理疗法各显神通,具有不同的疗效,主要目的是纠正患者被扭曲的思想方式,例如有一种典型的忧郁症患者据说具有“浪漫的世界观”,如果事情没有按照他们事先设想的那样发展,这些患者的精神很容易崩溃。针对这种病情,医生只是诱导他们学会如何承受悲剧式的结局,如宣扬一种哲学观点“失亦即是得”等,以此来尽量减少他的心理压力。但即使最成功的病例也表明,它治愈的时间较短,通常不到一年,容易复发。  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,医生必须显示出真正体谅、关心患者的痛苦的姿态,“长期的忧郁改变了患者的思想感情,他们在接受治疗时以为医生看待他们也和他们看待自己一样,非常悲观”,戈德说:“但如果事实并非如此,患者就会产生信任感,他们会推翻自己原先错误的假设。”   有相当数量的忧郁症病人讳疾忌医,生怕服用抗忧郁的药物会改变自己的个性和习性,因此有时面对医生也难以启口,一位名叫高德的治疗专家说:“病人们总是告诉我说,他们不想通过治疗来改变自己,我只能劝说他们,由于患病,你已经改变了许多,我只是想使你通过治疗,恢复到过去正常的状态。”  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,在经过一年的治疗后,患者开始恢复如常,突然又莫名其妙地发病了。过去一直认为,忧郁症的复发是很少有的,但现在专家们持完全不同的看法了。《美国医学协会杂志》的副总编理查德·格拉斯认为,多数患者第一次经历忧郁症时往往正处在青春期,这种病症以后会定期出现,平均持续9—16个月,然后会缓解一个同样长的时期。在此期间,你最好对待它像对待糖尿病或高血压等其他慢性病一样,坚持不松懈。许多患者服用抗忧郁的药物,但一到感觉好多了,就立即停止了服药。他介绍说,实际上应起码持续18个月,一直到下次症状可能再发作的周期。为了防止随时可能的复发,长期服用药物是明智的。   研究表明,抗忧郁的药物作用较慢,在药物影响下,大脑会纠正它错误的传递信息的机制,而正常的大脑机能则不会因此而兴奋起来。药物作用于大脑中的血清素、肾上腺素等,它们是维持大脑正常功能的几种重要物质,荷尔蒙在忧郁中也起着关键的作用,长期的忧郁症患者还与一种名叫皮质醇的荷尔蒙有关,当它达到一定浓度时则引起沮丧和焦虑。性荷尔蒙也与忧郁症有关,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在青春期时或女性特别容易患忧郁症。   人们在极度忧郁时,大脑除了显示有生物化学方面的各种变化外,大脑结构本身也呈现出不同的区别。脑电图显示,这时左额叶前部皮层的活动特别迟滞,痊愈后则可看到该区域的活动明显增加。有一份研究材料显示,在65岁以上首次患忧郁症的人的脑电图中,有85%的人的大脑的某区域显示出受到过“打击”的痕迹,令人感兴趣的是,医生们对他的大脑的其他区域进行“打击”,没有引起忧郁的症状。   1970年时,丹尼斯·哈格勒还是一名年轻的和平队员,在马来西亚志愿服务。参加宗教活动后,他感到自己成为了宇宙中的一部分,但后来因无法摆脱这种思想,竟然产生了恐惧感。他被诊断得了狂郁症。在后来的15年中,他一直在痛苦地与情绪低落作斗争。同时,他又染上酗酒的恶习,不久竟然发现他服用的抗忧郁的药物副作用成了他的大问题,只能停止服药。为了证明自己的精神是完全正常的,他在服药的同时,还积极参加了一个团体的活动,在大家的帮助下逐渐恢复正常。   在对忧郁症的病理机制进行深入的了解后,研究人员长期来一直在寻找新的快速有效的治疗方法,除了现有近20种药物可供选择外,现在还找到了一种新方法:使用功率强大的磁铁向大脑传送电震动波,这种方法有点像治疗心脏病的去纤颤器,流过大脑的电压会引起大量的神经元迅速活跃起来,从而释放出与忧郁有关的各种化学元素。许多病人在采用其他方法不见效后,转用此法,一周内就改善了症状。如果与药物治疗结合起来,那么效果就更佳。   直到80年代初,心理学家们还有一种错误的观念,认为青少年是不可能患忧郁症的,因为他们的感情还不成熟。专家们现在了解到,在现代社会的紧张节奏中,孩子们不再天真烂漫。有一半以上的成年人在经历人生第一次忧郁时,往往还不到20岁,并且由于孩子们的症状表现很广泛,很难明确诊断,更应及时加以治疗。   据《帮助我,我很悲伤》一书的作者法斯勒介绍说:“有的孩子像成年人一样,悲伤、流泪,孤独,无精打采。有的却完全相反,他们多动,好打架,嗜酒,不守规矩,专门制造麻烦。”忧郁往往还带来其他病态现象,如学习能力差,饮食失调,自控能力差等。专家们认为,一般来说,忧郁如果持续两周以上就应接受检查。据美国青少年精神病协会估计,美国有340万忧郁的小患者,但其中一半以上没有得到应有的治疗。   不过法斯勒也有好消息,他说,一旦确诊后,青少年的忧郁症治愈也快,经过正确的咨询,孩子也可服用抗忧郁的药物。如扎克从6岁起就常常感到烦恼的头疼、喧哗的吵闹声,周围的人都好像在与他作对,因此他常与小伙伴们打架,最后被幼儿园送回家休养。母亲很悲伤,不知出了什么毛病,经过多次就医后,才知道他小小年纪患有忧郁症。经过正确的药物治疗和调整生活习惯,扎克终于又恢复活泼可爱的神态。他现在每天定期服药,帮助他集中注意力,与小伙伴们友善相处。他回想起医生当初刚诊断出他患忧郁症时,他很尴尬。“我觉得他们是在取笑我”他说:“但他们接着告诉我,这是正常的,才使我感觉好多了。”   对忧郁症的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展,甚至最谨慎的研究人员也承认找到了真正的线索,全国精神健康研究所的前主任弗雷德里克·古德温认为,人们治愈这种疾病的能力大大地提高了。但他对社会因素则有些悲观,因为误导的观念使人们谈论起这个问题来还有点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。随着医学技术的迅猛发展,专家们对彻底治愈忧郁症的前景表示乐观,他们幽默地表示,对此他们一点儿也不忧郁。

孩子抑郁了不一定是特殊需求儿童,家长需知!

摘要:抑郁症就像一个隐形杀手,它难以被察觉,却对孩子伤害极大。我这一生,从来没给你们争过光,有时还老惹你们生气。希望你们不要记恨我,我只想说,能做你们的儿子,我很幸福。我要对大家说,谢谢你们一路陪伴。...详细